?繁体版
?
鑹鸿嫅涓撶増 当前位置:首页 ->>其他 ->> 艺苑专版?
李二幸:砚边杂谈
点击:4294次 ?发布日期:[2013-05-21]
作品简介:
????
也说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
?
论及书法风格,或叫书法艺术风格,大概可定义为书家在书法作品中表现出的艺术特色和独特个性。我想,地球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即使是孪生的,其相貌、身体、学识、经历等,细究起来肯定会有不同之处。由此说到一个人的字,好的叫书法,也自会有不同的面目。好象没有两个人的字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字都有自己的特点,或叫自己的风格。
但说到书法艺术风格,则指某种书体、某个时代、某个地域、某个成熟书家在书法作品中所呈现出的独特艺术个性。说书体,篆、隶、真、行、草,在用笔、结体、包括章法上,都有明显区别。说时代,清人有“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明尚态”的评说。说地域,北方多豪放,南方多婉若,如古诗所描绘的“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说碑帖,则碑多刚健,帖多隽秀。每个富有成就的书法家,必然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颜筋柳骨、颠张醉素、苏黄米蔡、徽宗八大,似无例外。一次在北京,听到有“舒同的点儿、启功的杆儿、溥杰的尖儿、某某的圈儿”的说法。准确与否,暂且不论,起码可以说明每个书家的作品都具备着有别于他人的独特的个性特征,即书法艺术风格。只是有的特别明显,有的不太明显罢了。当然,前边所说只是大概,也有个别属于例外,亦有相互交叉融合的。如同作诗填词,宋代苏轼是豪放词代表,曾填过一些婉约词,李清照是婉约词代表,也填过一些豪放词。
关于书法艺术风格形成的要素,有历史、社会、地域、生活、个人气质经历、文化素养、审美情趣之论,有人品、苦练、书卷气之说,还有其他多种说法,都持之有据,论之有理。我想大致不外乎两个方面,即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在这一方面,我没有深入研究,不敢多加妄言。
至于个人书法艺术风格形成的过程,有摹仿阶段,探索阶段,形成阶段,成熟阶段等等。这些都有专门文章论述,可谓“前人之述备矣”。也都说得在理,我亦无异议。
说来说去,习书者最关心的还是如何尽快形成个人的书法艺术风格。仅要“形成”,还要“尽快”。平时常有爱好书法的朋友讲,在网上也有朋友提这个问题。一些有经验有体会的师长们给了不少这样那样的答案,都不无道理。对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且慢,不急。个人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不必尽快,而是慢点、迟点、晚点为好。
我从小喜欢写字,在周围的同龄人中,字写得算是比较好的。以后能当教师、进机关,多少也与此有点关系。那时,书上报上墙上门上,见到好看的字就摹仿学习。收入不多,碰到好帖好书便买。也临了一些帖子,有《多宝塔》、《九成宫》、新魏仿魏、草书毛主席诗词等,但基本没有钻进去。书写时随心所欲,任笔挥洒,夸奖的人不少,自己也有些得意。直至上世纪90年代初,加入于右任书法学会时,我用四尺宣纸以草书写了幅韦应物的《滁州西涧》,书协有位周老师问我临的什么帖,写的什么体。我说临的帖不少,什么体说不上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只管广临勤练,大概有《兰亭序》、《郑文公碑》,赵孟小楷《道德经》等,但蜻蜓点水,浅尝辄止,结果收效甚微,没有多大进步。起字来“龙飞凤舞”,花里胡哨,运笔飞快,不知何处将止。提按使转,萦带断连,偃仰向背,干湿浓淡,虽知其理而笔不听命。写出的字轻浮绵软,缺乏厚重和力度。
从去年秋季开始,我集中时间,分别临写了黄庭坚《松风阁》、《西山碑》、《经伏波神祠》。大概半年后,我又集中临写了王铎的《赠汤若望诗》及条幅扇面等十余幅,每幅临五、六遍,多的十多遍。春节过后,我静下心来,专临颜勤礼,后又临了颜氏《东方朔画赞》。这三次转换,颇有收获。每次转换朋友都说我的书法风格有所变化。如今我觉得写字时运笔慢了,臂腕稳了,写出的字也比较厚重有力了。
前人书论说:“古人得佳帖数行,专心学之,便能名家。”如今条件好了,名帖易得,这本是好事,却容易让人见异思迁。从我学书走过的路子来看,不怕方家笑话,绕的弯子实在是太大了。直至今日,我也不敢说,自己的习书之路就真正步入了坦途。
清周星莲《临池管见》中说:“纵观诸家书帖,辨其同异,审其出入,融会而贯通之,酝酿之,久而自成一家面目。”古代不少书法名家曾有过“衰年变法”的经历。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认真临习名家碑帖,是学书习字的必由之路。临帖贵专,由专至博。某名帖临一段时间后,创作起来,个人书风可能会小有变化,就是吸取了帖中的某些东西。过一段时间另临一帖,又会如此。这就说明是进步了,提高了。逐渐地,随着时光推移,学识增长,阅历丰富,个人的书法风格便会在不断变化提高中悄然形成。形成后,也只是一种相对稳定,还会有一定程度的变化和发展。而如果快速或过早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的书艺很有可能就定型了,停滞了,或者说他的书法艺术之花可能就枯萎了,不好再向前发展了。再写很可能是同级水平的重复。这是就有志学书者而言,不能包括已成熟书家的独特艺术风格。
辩证的看,学习书法和其他事情一样,是动态的,不断发展变化的。在变化中发展,在发展中完善。综上所言,我认为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是一个波浪式或螺旋型渐进的过程。个人的书法艺术风格不必快速形成,还是晚点形成为宜。
?
?
?
?
?
???
?
余自幼好书,描红时即得圈较多。小学五年级时得颜真卿《多宝塔碑》,照猫画虎,收益匪浅。初中毕业后回农村,办板报、画壁报,在仿宋、黑体等美术字上下了一番功夫。因写字较好,还懂一点二胡、笛子之类的东西,被选中当了民办教师。学生放学以后,即在教室(村北一大庙上殿)地面的方砖上用毛笔蘸水画字。那时报上书上,街头标语,门面匾额,但见好字,如见珍宝,常常忘记正事,驻足凝神,心追手摹。曾与人合作为同乡几个村设计策划举办了今昔比较的教育展览,还常被公社请去写奖状、刷标语。到机关工作后,对书法的兴趣从未稍减,收入虽薄,但见好帖、好书却毫不吝惜以购之。有空即习,长期未辍。
余读帖、临帖也算不少,但往往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且常常先入为主,有些自我欣赏。久而久之,积习难改。昔闻习书先我者衰,入古者盛,乃静其心,先后临习了魏张猛龙碑,黄庭坚《松风阁》、《经伏波神祠》、《西山碑》,苏东坡书《丰乐亭记》,吴昌硕篆书《波罗密多心经》、《临石鼓文》、《修震泽许塘记》,王孟津《赠汤若望诗》及条幅、扇面数十篇。又临了一段于右任草书千字文等。临了不少,还是转换太快,用心不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清明过后,临颜鲁公《勤礼碑》,书数纸后,静下心来,按照一位书画家朋友的办法,把宣纸折成可装订成册的规格,通临数遍。以前临帖常常节临选临,不能通临,因其中一些字写不好,故而避之。今通临几番,乃领悟到节临选临难以企及一些微妙之处,始知王安石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所言不谬。
经过前一段的临习,特别是通临颜勤礼碑,略有所感:一要选好帖,即一流名帖。因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而已。二要静其心,专攻一帖,不必旁骛,力求神形兼备。写一段停一停,打量打量,琢磨琢磨,看哪些地方需要调整,包括笔画、结构、章法,字的大小,笔画粗细,用墨浓淡及字距行距等,切不可闷头写下去。三要重其神韵,不必过分追求某些笔画细节。因碑有刀痕,亦有磨损,帖子亦有不同版本,间或会有失真之处。何况碑帖的笔画包括字的结体等在不同情况下都是有所变化的。且临习时不必迷信古人,碑帖上的字也会有不妥贴的地方。运笔要慢要稳,但要果断,不能重形忽神,亦步亦趋。四是换帖不要太勤。一个帖子集中练习一段时间,待领会其真谛,即能在自己的创作中较好运用,化人为己之后,再选适合自己的帖子临习。任何技艺都讲个博采众长,学书也是如此。但必须先专一帖一体,待掌握其特征精髓后,再转他帖他体。五是要出帖。临帖之目的在于创作。入之不易,出则更难。在潜心临习,掌握所临碑帖基本规律,打下扎实功底之后,结合自己本来的书写特点和审美情趣,即会逐步形成个人的书法艺术风格。
多临帖、临好帖,是提高书艺的重要路径。继承为了创新,创新源于继承。根深方能叶茂,源远自会流长。如果一味按自己的习惯路子挥洒下去,要想进步提高无异于南辕北辙,缘木求鱼。
广纳博采,师古鉴今;心追手摹,推陈出新。此为余临帖习书之所为所求也。
临帖习字亦称临池。宋人曾巩曾有《墨池记》名文传世。欲借其光,余以上文字,姑且叫做《临池杂谈》吧。
癸已谷雨于偶得斋。
[返回首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上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