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
鑹鸿嫅涓撶増 当前位置:首页 ->>其他 ->> 艺苑专版?
鹤坪书画
点击:3910次 ?发布日期:[2013-08-07]
作品简介:
????

?

鹤坪,中国当代着名作家,陕西西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家协会理事、陕西省签约作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大窑门》、《牛马家事》、散文集《老西安故事》、《老城坊》、《老艺门》、《说西安》、《中华拴马桩艺术》、《中华炕头石狮艺术》、《民乐园》共出版文学作品十余部。长篇小说《大窑门》获首届陕西文学奖。作品被译为俄文、西班牙文等。

?

?????  

?

叙事与绘境
?
——由作家鹤坪到画家鹤坪
李建森
 文坛陕军与翰墨结缘,这是我们很难在其它地区看到的文化景观,这种景观盖与西安的废都背景和文化渊源相关。
  在这种格局里,鹤坪更是显例。
?
??? ???

  其一,作家鹤坪的文字多以“西安”为叙事中心,“研究西安”、“体认西安”和“表达西安”是他的己任。鹤坪以二十世纪的百年西安作为叙事跨度,发表了《老西安故事》、《老西安》、《老艺门》等着述,出版过长篇小说《牛马家事》和《大窑门》,并继续着他的新长篇《太阳庙》、《双仁府》和《甜水井》的写作。从文学的意义上讲,鹤坪是惟一的,个人和城市有着某种对应关系。
??? ????
???

  其二,画家鹤坪的绘境是极其好的,已经令画界刮目相看了。他的绘画是偶然性的和间歇性的,起初我并不看好和看重,以为他与别的作家一样,寄情翰墨只能是票友偶尔客串的水准,但我看了他为自己的长篇小说所配画的人物插图后,我对他以往的认知全面瓦解了。后来,他一批一批产生了大量的画作,使我们不能不服膺又一个“鬼才”出现了!他的绘画里夸张而变异的造
?
??? ???
?
型,不拘囿于法度和技术的恣恣肆与张狂,有快感和张力。他的线有生涩感,不圆畅,却别有了稚拙、古厚的味象,这是在学院绘画和写实绘画中统统没有的一种味象,可以澄怀和观道。色彩的夹生,却调和出另一种气象和天地,妖娆而不妖艳,民俗却不世俗。这与齐白石衰年变法有着某种暗合的东西。鹤坪在他的画里有破构和瓦解“法”的勇气,这是无畏和天成所在。天成取决于天份,我在他的画里,能感受到男人的血性来。
?
??? ???

  鹤坪在写作之余,开办了“大树画馆”,画馆里常常高朋满座。他操办过许多次展览、笔会和研讨会,既能见出他对师友的古道热肠,又能说明他有整合各方资源的能力。他对艺术和市场总有着许多前瞻性的把握,他的绘画被识者和藏者普遍看好。他主编《艺术追踪》,以艺术评论家的身份对陕西书画进
?
??? ???
?
行深度推介,显见的是对这片土地的赤子之心。他给许多人写过艺术评论,用情充沛,识见独到。他正在筹编《书来书去》和《画里画外》两套丛书。他是一个行动的人,除了案头工作,他的视阈是切中现世和现实的。我们都忙,他形容说:“我们忙得是鼻子跟嘴争着出气哩!”
?
??? ????

  鹤坪是一个体制外的作家和画家,他的艺术禀赋是相对全面的,他能在全面的禀赋里找到自己的缺口和出口。
?
??? ???

  叙事和绘境是鹤坪用情的两个支点,这种相互着力会使鹤坪更加通透地对待生命中的感喟,从而将生命深处的况味延伸到他的文字和绘画里。在这两种表达的交汇里,鹤坪是站在高处的。
?
??? ???

  他常说:“艺术能耍到一块就一块好好耍,耍不到一块儿就吹哨子——解散!”

??? ???

[返回首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上一层]